金庸古龙小说中触动心灵瞬间

作者: Mr yang 分类: 点评 发布时间: 2016-12-17 15:58 围观:72

天龙八部

塞外牛羊空许约,当年被萧峰的豪情所折服,亦被这铁骨铮铮汉子的柔情所感动,尤其是那句:“阿朱就是阿朱,四海列国,千秋万代,就只有一个阿朱。”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刘涛版的阿朱,红颜弹指老,刹那芳华。“天上星,亮晶晶,永灿烂,长安宁。”这句刻在金锁上的文字仿佛和后来惨淡的结局形成鲜明的对比,每每想起心都隐隐作痛。

萧峰哈哈大笑,说道:「是了!从今而後,萧某不再是孤孤单单、给人轻蔑鄙视的胡虏贱种,这世上至少有一个人……有一个人……」一时不知如何说才是。

阿朱接囗道:「有一个人敬重你、钦佩你、感激你、愿意永永远远、生生世世、陪在你身边,和你一同抵受患难屈辱、艰险困苦。」说得诚挚无比。

萧峰纵声长笑,四周山谷呜响,他想到阿朱说『一同抵受患难屈辱、艰险困苦』,她明知前途满是荆棘,却也甘受无悔,心中感激,虽满脸笑容,腮边却滚下了两行泪水。

天龙八部

倚天屠龙记

倚天中对张无忌一直是无感的,但是对几位女主角却刻骨铭心。张无忌和周芷若拜堂了,赵敏闯入,光明右使范遥当时说,郡主,世上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既已如此,也是勉强不来。赵敏到:“我偏要勉强”。触动了好久,这个敢爱敢恨有点坏坏的女子带着无比的倔强去追求自己的幸福,对比起来对周芷若生出了无限厌恶。可是直到后来,再看倚天,看到下面这段:

周芷若冷笑道:“咱们从前有婚姻之约,我丈夫此刻确是命在垂危,加之今日我没伤你性命,旁人定然说我对你旧情犹存。若再邀你相助,天下英雄人人要骂我不知廉耻,水性杨花。”张无忌急道:“咱们只需问心无愧,旁人言语,理他作甚?”周芷若道:“倘若我问心有愧呢?”

一句问心有愧,包含了很多说不出的话,人的感情或许就是这样,言不清道不明,更多的只能自己体会。

以下几段也是,粗看并不觉得怎样,但是细思起来,都觉得柔肠百转。

殷离忽然睁开眼来,微微一笑,说道:“阿牛哥哥,你别难过。我要到阴世去见那个狠心短命的小鬼张无忌去了。我要跟他说,世上有一个阿牛哥哥,待我这样好,可比你张无忌好上千倍万倍。”

张无忌喉头哽咽,一时打不定主意,是否要向她吐露自己实在就是张无忌。

殷离握住了他手,说道:“阿牛哥哥,我始终没答应嫁给你,你恨我么?我猜你是为了讨我喜欢,说着骗骗我的。我相貌丑陋,脾气古怪,你怎会要我?”

张无忌道:“不!我没骗你。你是一位情深意真的好姑娘,要是得真能娶你为妻,实是我生平之幸。等你身子大好了,咱们诸事料理停当,便即成婚,好不好?”

殷离伸出手来,轻轻抚他的面颊,摇头道:“阿牛哥哥,我是不能嫁你的。我的心,早就许给了那个凶恶狠心的张无忌了……阿牛哥哥,我有点儿害怕,到了阴世,能遇到他么?他仍然会对我这么狠霸霸的么?”

灭绝师太告诉张无忌,她的师傅,郭祖师的徒儿叫做风陵师太。初读不以为意,再思之,如有牛毛细针刺入心中,隐隐小痛,却移不走,抚不平。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身。

1.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,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,可是,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。

2.你叫什么名字呀?杨不悔。

3.张无忌微笑道:“我骂了你么,我可不记得了。”杨不悔道:“我的脾气很执拗,殷六叔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糖人儿,我再也不喜欢第二个了。无忌哥哥,有时我自己一个儿想想,你待我这么好,几次救了我的性命,我……我该当侍奉你一辈子才是。然而我总当你是我的亲哥哥一样,我心底里亲你敬你,可是对他啊,我是说不出的可怜,说不出的喜欢。

突然之间,他清清楚楚的明白了父亲自刎时心情,大错已然铸成,除了自刎以谢之外,确是再无别的道路。他缓缓站起身来,杨不悔问道:“当真无药可救了么?连勉强一试也不成么?”张无忌摇了摇头。杨不悔应道:“嗷!”神色泰然,并不如何惊慌。

张无忌心中一动,想起她所说的那一句话来:“他要是死了,我也不能活着。”心想:“那么我害死的不止是两个人,而是三个。

后记里面最后一句,金庸经历过丧子之痛,他的长子自杀,所以每每读到这句的时候都会觉得很心酸。

事实上,这部书情感的重点不在男女之间的爱情,而是男子与男子间的情义,武当七侠兄弟般的感情,张三丰对张翠山、谢逊对张无忌父子般的挚爱。然而,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,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,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,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。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。

倚天屠龙记

神雕侠侣

李莫愁低音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!”转身飞奔,跳入火海。

程瑛救了受重伤的杨过,却不以真面目示人。当杨过醒来时,看见程瑛在纸上反复写着一句话:“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”

“郭襄回过头来,见张君宝头上伤口兀自汩汩流血,于是从怀中取出手帕,替他包扎。张君宝好生感激,欲待出言道谢,只见郭襄眼中泪光莹莹,心下大为奇怪,不知她为什么伤心,道谢的言辞竟说不出来。

却听得杨过朗声说道:“今番良晤豪兴不浅,他日江湖相逢,再当杯酒言欢。咱们就此别过。”说着袍袖一拂,携着小龙女之手,与神雕并肩下山。其时明月在天,清风吹叶,树巅乌鸦啊啊而呜,郭襄再也忍不住,泪珠夺眶而出。”

神雕侠侣

小李飞刀:

他不愿阿飞再想这件事,忽然抬头笑道:你看,这棵树上的梅花已开了。阿飞道:嗯。李寻欢道:你可知道已开了多少朵?阿飞道:十七朵。李寻欢的心沉落了下去,笑容也冻结。因为他数过梅花,他了解一个人在数梅花时,那是多么寂寞。

林仙儿眼睛里忽然露出丝恐惧之意道:“你……你难道,……难道不要我了?”
阿飞静静的瞧着她,就好像第一次看到她这个人似的。
林仙儿道:“我对你说的全部是真话,以前我虽然也和别的男人有……有过,但我对他们那全都是假的……”
她声音忽然停顿,因为她忽然看到了阿飞脸上的表情。
阿飞的表情就像是想呕吐。
林仙儿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,道:“你……你难道不愿听真话?你难道喜欢我骗你?”
阿飞盯着她,良久良久,忽然道:“我只奇怪一件事。”
林仙儿道:“你奇怪什么?”
阿飞慢慢的站了起来,一字字道:“我只奇怪,我以前怎么会爱上你这种女人的!”

小李飞刀

萧十一郎:

骑最快的马,爬最高的山,吃最辣的菜,喝最烈的酒,玩最利的刀,杀最狠的人,她爱十一郎,她叫风四娘。萧十一郎曾说:我不是呆子,你是风四娘。

风四娘笑骂道,“小鬼,少来拍老娘的马屁,我整整比称大五年四个月零三天,你本该乖乖地喊我一声大姐才是。”
萧十一郎苦笑道:“大姐,你记得当真清楚得很。”
风四娘道:“小老弟,还不快替大姐倒杯酒。” 莆十一郎道:“是是是,倒酒!倒酒。”
风四娘看着他倒完了酒,才笑着道:“哎——这才是我的乖小弟。” 她虽然在笑,但目中却忍不住露出凄凉伤感之色,连眼泪都仿佛要流出来了,仰首将杯中酒饮尽,才缓缓道:“那柄‘割鹿刀’已在入关的道上了。

萧十一郎

飞狐外传

她慢慢站起身来,柔情无限的瞧着胡斐,从药囊中取出两种药粉,替他敷在手背,又取出一粒黄色药丸,塞在他口中,低低地道:“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,无药可治,因为他知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,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。大哥,他不知我……我会待你这样……”

十年之后,胡斐念着此日之情,果真留了一部络腮大胡子,那自不是程灵素这时所能料到了。

笑傲江湖

傍晚临别之际,对绿竹翁和那婆婆甚有依恋之情,走到婆婆窗下,跪倒拜了几拜,依稀见竹帘之中,那婆婆却也跪倒还礼,听她说道:“我虽传你琴技,但此是报答你赠曲之德,令狐少君为何行此大礼?”令狐冲道:“今日一别,不知何日得能再聆前辈雅奏。令狐冲但教不死,定当再到洛阳,拜访婆婆和竹翁。”心中忽想:“他二人年纪老迈,不知还有几年可活,下次我来洛阳,未必再能见到。”言下想到人生如梦如露,不由得声音便哽咽了。

那婆婆道:“令狐少君,临别之际,我有一言相劝。”令狐冲道:“是,前辈教诲,令狐冲不敢或忘。”但那婆婆始终不说话,过了良久良久,才轻声说道:“江湖风波险恶,多多保重。”

令狐冲道:“是。”心中一酸,躬身向绿竹翁告别。只听得左首小舍中琴声响起,奏的正是那《有所思》古曲。

任盈盈

白马啸西风:

经文替他们解决疑难,大家心中明白了,都说:「穆圣的指示,那是再也不会错的。」有人便称赞哈卜拉姆聪明有学问:「我们有甚麽事情不明白,只要去问哈卜拉姆,他总是能好好的教导我们。」可是哈卜拉姆再聪明、再有学问,有一件事却是他不能解答的,因为包罗万有的「可兰经」上也没有答案;如果你深深爱著的人,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,有甚麽法子?白马带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。白马已经老了,只能慢慢的走,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。江南有杨柳、桃花,有燕子、金鱼……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,倜傥潇洒的少年……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:「那都是很好很好的,可是我偏不喜欢。」

白马啸西风

这段时间重温[倚天屠龙记],有所感,遂收集结合自己的残存的印象写了这些,有此爱好的,欢迎留言补充。

版权声明: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 3.0 中国大陆 (CC BY-NC-ND 3.0 CN)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